:: 痛快天空 » 社区论坛 » 本届参赛

 40  1/3 123
 
性别:女 状态:离线 qq1292638875
[小说类参赛文] 七.长篇>>原创长篇:【青春之豪门千金】(未完结)
2 0 [楼主] [只看楼主]
性别:女 状态:离线 qq1292638875
等级:菜鸟会员
在线:12小时57分
经验:954
虚拟货币:$1145
人气:124
发贴:19
精华:0
天空元:19
来自:上海市
性别:女
年龄:25
你的倾向是?:主动

                                                             第一章:豪门,林家

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一连好几天,他都没有回来,她无事可做,早上在庭院里,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已经很久了。她也有些厌烦这样的生活,“小奶奶和少爷近来关系怎么了?”保姆小玲倒过垃圾,随口问着,“少爷已经很多天没回来了,少奶奶就每天无所事事呆在家里。”管家站在门前对着小玲回答着。“哎——,他们老是这样子可不行”小玲有些担忧的叹着气,虽然她知道她不过是个下人,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主人间的问题,她也无权过问,但是她和少奶奶林美茹的关系不错,待她也不薄。

   “好了,这不是我们该操心的。”说完管家林叔想了想继续说着:“对了,小玲,昨天老夫人要的黑背大黑狗弄回来了没有。”“早弄回来了,只不过那只大狗凶着呢,一直锁在后院的库房里,真不知道老妇人要它干嘛?”管家干巴巴的笑了几声说:“哎~老夫人最近在想什么,我还真的是不知道,我待在林家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见过老妇人最近这样,行为举止太奇怪了。”说完摇摇头,小玲刚来没多久,自然不知道这家主人以前是什么样的,她好还以为老夫人就是那样,做事奇奇怪怪,拿她的话来说就是有点神经兮兮的。

   管家和小玲正聊着天,客厅里传来苍老的声音:“阿泰,你进来一下。”管家听到老夫人的声音对着小玲说道:“你去忙吧,不知道老太太又要我干嘛了?”说完转身进屋。

   进了屋,管家林叔看见老太太正弯着腰在地毯上找着什么,急忙过去扶着老夫人说:“我说老太太,你身体不好,医生要你卧床休息,你怎么起来了?”“阿泰啊,我老了,什么休息不休息的,我自己的身子骨我自己清楚,等到我走的时候,有的是休息的时间。”“我说老夫人你就不要瞎说,医生都说了,你没什么大事,只要休息好了就行了。”林叔把老夫人扶到沙发上坐下,老太太用手按着自己的腰,说:“阿泰,小茹在哪儿啊。”“少奶奶在外面荡秋千呢。”“真是的,这些年轻人。那臭小子去哪了。”林叔吱吱呜呜半天才说:“少爷好几天都没回家了。”老夫人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说:“我就知道,这个臭小子一天就知道在外面鬼混,媳妇也不管了是不。”林叔见老夫人变了脸,担心她气坏了身子,赶紧解释道:“老夫人您放心,少爷只不过是去谈生意了,过几天就回来了。”一听到自己的孙子是去谈生意,心中的怒火消了几分说:“谈生意也该回家陪陪媳妇吧,向他这样只顾生意,早晚媳妇就是人家的,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咱家又不缺钱,让他赶紧回来陪媳妇。”听到老夫人这样说,林叔实在有些为难了,倒是不他不愿意打电话,只是这些天他不知道打过多少电话了,少爷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他在哪都不知道,刚才对老太太的那般说辞只不过是担心她气坏身子骗她的。现在老太太让他打电话还真有些为难他了。

  见林叔一直没有反应,老夫人又说了一遍:“愣着干嘛啊,快打啊,让他中午回来吃饭。”“好好,我知道了,我会打的,您赶紧休息去吧。”“休息什么啊,一天到晚就知道让我休息,你把小茹给我叫来,我有话要说。”“好,我去叫,您等会。”

  管家林叔在花园里找到林美茹对她说着:“少奶奶,老夫人找你。”“哦,好的。”林叔把林美如带到客厅就退了出去,“奶奶,您找我?”林美如坐到奶奶身边,老夫人慈祥的对着林美如笑着说:“小茹啊,我看你天天在家也怪无聊的,那混小子又天天不在家,不如你也去公司上班吧,反正你以前也干过。你的业绩能力要比那个混小子强一百倍,咱家的生意不能全指望他,你看你愿意吗?”“嗯,我听奶奶的。”林美如笑着回答,她知道,老夫人这样做的用意,是想把自己留在这个家里,她本想拒绝,但又不愿伤了奶奶的心。“好,那明天就去上班吧,职位我来安排。”老夫人高兴的点点头。

  当天中午,老夫人还是没有见到自己的孙子林逸轩,她可不想把这个她自己精挑细选来的又和孙子同姓孙媳妇给弄丢了,无奈的叹着气对着管家说道:“哎,我真是老了不中用,连自己的孙子都管不住。”“老夫人,她们都是年轻人,跟我们这些老思想不一样了。”“阿泰你。。。。。。哎。”老夫人摇摇头接着又说:“你呀,就不要再帮着逸轩说话了,他是什么性格我知道。只是小茹这个孩子真不错。”老夫人抬头看着屋顶上的水晶吊灯想了一会儿对着林叔突然说道:“唉,你说他们要是有个孩子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林叔苦笑不已,这个老夫人真是让自己没话说,心里想着。少奶奶和少爷一个月见不到几次面,生孩子,估计难。

  过了一会儿,老夫人突然想到什么对着林叔说道:“我这个当奶奶的管不了,那她那个当妈的应该管的了吧,这几天,她儿子天天不在家,她在干嘛啊,你去把宁香叫来,到我房间里来。”林叔转身刚要出去,老夫人在后面叫住了他,:“你先等会儿,先帮我把家法拿到我房间去,我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当妈的。”林叔点头出去。

  宁香,是老夫人儿子林茂生的妻子,只不过这个老太太的这个儿子也和她的孙子一样,不知道在外面干嘛,也是天天的不着家,每当老太太问起了都说在谈生意。

  林叔找到宁香把她带到老夫人的房间里,老夫人坐在一张藤子的椅子上,房间的角落里摆着洗衣板、和一根根大小不一的藤条,宁香用余光扫视着那些骇人的东西对着老太太说:“妈,您叫我有事吗?”“没事我就不能叫你啊,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老太太对这个媳妇不错,不想其他家庭里的婆媳关系,她们之间相处的很融恰,只不过,这些融恰的背后,让宁香的屁股受了不少苦......(先开个头。)

  

  

  

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6日0时17分58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6日0时22分56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6日0时23分28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6日0时25分8秒编辑过]
[发表时间:2018/6/16 0:16:56] [访问:14226次]
qq1292638875


0 0 [2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闲雅居士
等级:菜鸟会员
在线:1小时28分
经验:210
虚拟货币:$799
人气:20
发贴:9
精华:0
天空元:0
来自:重庆市
性别:男
年龄:27
你的倾向是?:双向
姐姐终于在这里更文了!!!!
[发表时间:2018/6/17 12:29:27]
闲雅居士

0 0 [3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贱腚欠揍
等级:热心会员
在线:430小时32分
经验:10034
虚拟货币:$2076
人气:1067
发贴:172
精华:0
天空元:54
来自:上海市
性别:男
年龄:27
你的倾向是?:双向
支持姐姐!!!!!!
[发表时间:2018/6/17 12:31:46]
贱腚欠揍

0 0 [4楼] [只看作者]
性别:女 状态:离线 qq1292638875
等级:菜鸟会员
在线:12小时57分
经验:954
虚拟货币:$1145
人气:124
发贴:19
精华:0
天空元:19
来自:上海市
性别:女
年龄:25
你的倾向是?:主动
        第二章:家法


         宁香来到老太太近前坐下,一串被磨得光亮的念珠在老太太的手中哗哗作响,管家林叔躬身退了出去,轻轻带上房门,没有关上只是虚掩着。老太太把玩了一会儿念珠将它套在手腕上对着宁香说道:“逸轩最近在干嘛啊?听说几天都没回来了。我这心里怪放心不下的。”宁香双手使劲的搓着一角,听到老太太突然开口问她一时没有听清,嘴里吱吱呜呜半天蹦出一个字:“啊~”老太太听了举起手腕上的念珠在宁香的脑袋上敲了一下说:“你在想什么呢?问你话。”“啊、哦,逸轩谈......工作去了。过几天就回来了。”宁香终于反应过来,一边躲闪着老太太手中的念珠一边急忙解释道。
        “哦,你给他打个电话,就说,我几天没有见着他了,让他晚上回来吃个晚饭。”老太太收回抬起的手臂,头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等着宁香的回答。一等半天,也没有得到宁香的回答,睁开闭上的眼睛看着她,叹了口气说:“哎呀,照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再不想办法他们两真得散啊。”宁香来回在椅子上蹭着,坐立不安。吞吞吐吐半天终于说清:“他们两的事,我们也不好过问啊,实在不行,就随他门去吧。”老太太叹气无奈:“这是不在小茹,是那混小子的错,你自己儿子什么样,你这个当妈的不知道啊?”“我知道啊,可是他不听我的,我也没办法啊。”
       “没办法?没办法你就不会想办法啊?”“我......”宁香被老太太说的没话,她知道她着脾气。“怎么了,说啊,你以为我不知道那混小子一天到晚在干嘛啊?”老太太越说越气。“你说你这个妈是怎么当的。他老爸和他一样管不了他,你这个当妈的就不能管管。”宁香见老太太生气,忙起身对着老太太说:“妈,你别生气,我以后会好好和他谈谈的。”“你还以后谈,现在你干嘛呢?就不能给他打个电话啊。”“我也想打啊,都打了好几次了,都是关机。”“混小子,明天你你去趟公司,顺便给小茹安排个职位。”宁香扶着老太太站起来。
     老太太余气未消,对着宁香说:“你教子无方,他爹和他一个样,我管不了,你不管不行。”说完叫来林叔,林叔站在两人面前,老太太对着林叔说:“交给你了,按家法处置。”宁香从一进门开始就知道自己的这顿打跑不了,心里很想求饶,嘴里可半个字都不敢说,还好林叔为人不错,对着老太太说:“老夫人,这是也不怪夫人......”林叔还没有说完,老太太就挥挥手说:“你就不要为她求情了,打完带过来见我。”
     老太太走后,林叔也没有办法,对着门外站着的几个人说着,很快的,门外的人,前前后后进来,最后进来的两人搬着一条长长的梨花板凳,板凳很宽,并排趴着两个人也还有多余的空间,长度正好比一个正常人的身高多一点,整条板凳通体呈现红色,板凳四条腿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不过如此的古物精品在宁香看来是那么的狰狞恐怕。
    林叔叹口气,看来宁香一眼说:“夫人,忍着点,也就20下。”宁香抿着嘴,点点头。
    林叔挥挥手示意刚才进来的几个人动手,有两个人走到宁香的身后架起她的胳膊,准备把她架到刑凳上,宁香僵硬着身体对着身后的两人说:“你们放手吧,我自己来。”说完自己主动趴到了刑凳上。林叔看着心里也不是滋味,两人上前想用绳子绑住宁香的腰部和腿部,林叔挥手说:“绑就算了吧。”
    宁香忍住满眼溢出的泪水对着林叔说:“林叔,开始吧。”林叔点了点头,转身对着几人挥手,几个下人齐声动手,其中一人弯下腰剥去宁香的裤子,露出包裹在白色花边内的臀部,只不过她自己心里清楚,这种瞬间的包裹一会儿就会消失,下人退去她的外裤,然后又把她的内裤缓缓褪下,从脚踝处拿出,扔到一边,脱完宁香的裤子,那人站到一边,另外一人走到墙角从早就摆放在那里的藤条中选出一根小拇指粗细且韧性十足的一根,拿到手中挥了挥,算是满意。
    走到宁香的身后,看着那白花花还带着弹性的臀部,扬起手中藤条快速的落下,嗖~啪~第一下在宁香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击中自己的屁股,一道淡红色的印记留下,宁香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双手也跟着收紧牢牢的抓着刑凳的两条凳腿,好不容易熬过第一下,第二下跟着就来了,啪~,白色的臀锋瞬间交集着两道红印,宁香要紧牙关,双手上青筋暴起,额头上也渗出汗珠。啪~啪~啪~啪~藤条连续快速的落下,不一会儿,宁香的屁股上,又多出四道深红的印记。
    坚持的人儿,最终没有忍住,宁香的喉咙开始哽咽,泪水和汗水分分落下,垂在宁香的脸庞。屁股轻轻的颤动,她想挣扎,可是这样做会让她更加的难堪。
    宁香在心里默念,“已经七下了,快了,快了。”啪~啪~啪~,依然没有丝毫的征兆,重重的三下再次袭来,宁香忍不住叫了一声:“啊~疼~”
    下人不理会她的喊叫,继续挥动着手中的藤条,啪~第十一下,要比前十下更重,这一下过后,本就布满条印的屁股上顿时嵌入光滑藤条后又快速的弹起,只不过这次,藤条的起落带动着鲜红的液体。“啊~”宁香啊啊的大叫,身体也不自主的左右扭动,隐藏在两腿之间的私处也全部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啪~啪~啪~,“疼~疼~呜呜呜~”疼痛瞬间把她撕碎,死抓着凳腿不放的双手也松开禁锢,在空中不住的挥舞。
    啪~啪~啪~最后三下袭来,藤条挥着极狠,宁香撕裂臀部变成乌黑的深色,藤条过后的印记也留着丝丝的血迹,宁香大叫一声,慢慢的哭声铺开而来,回响在整个房间。
    林叔等到惩罚结束,转过身来,看着趴在刑凳上的宁香,宁香无力的趴着,挨过打的屁股,还在一下一下的轻轻跳动,哭泣声从那被头发掩盖住的俏脸中传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林叔才吩咐人将宁香扶起送到老太太所在的房间,进了屋子,宁香主动的掀起刚刚被她们换上的裙子,露出被打过的屁股,老太太看了一眼,有些不忍,对着架着宁香的两人说:“带回房间,让小玲给她上点药。”
    宁香被带回自己的房间趴在床上,无声的哭泣着,保姆小玲,在她回房不久,就带着老太太早已准备好的消炎药来到她的房间。
    小玲看着宁香惨不忍睹的屁股拿着药,不知道如何下手,宁香抽泣着转过头对着小玲说:“没事,你上药吧,这要比挨打好受多了。”小玲点点头说:“那夫人,你忍着点。”说完,小玲先把药倒在自己的手上涂抹开来,然后用自己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宁香的屁股,在药物的作用下,宁香忍不住的哆嗦,小玲重复好几次终于给宁香上好了要。
    小玲走后,宁香轻轻的扭动着身子,嘴里嘀咕着:“这要还真管用。”夜空袭来,月亮升起,一晚很快的过去。
    第二天,林美如来到公司报到。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7日14时29分31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7日14时47分51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7日14时48分4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7日20时11分37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7日20时11分52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7日20时12分5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7日20时17分30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7日20时17分58秒编辑过]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6月18日19时10分43秒编辑过]
[发表时间:2018/6/17 14:29:12]
qq1292638875

0 0 [5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天色已晚518363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407小时41分
经验:16281
虚拟货币:$17477
人气:419
发贴:459
精华:0
天空元:0
来自:广西
性别:男
年龄:35
你的倾向是?:主动
不清楚紫贝家园为什么突然禁了我的言,害我不能回复了。作者来到了本站,真是太好了——这篇文章的风格好像与以前那几篇有些不同了,看下去,再发评论。谢谢作者。
[发表时间:2018/6/17 20:08:15]
天色已晚518363

0 0 [6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贱腚欠揍
等级:热心会员
在线:430小时32分
经验:10034
虚拟货币:$2076
人气:1067
发贴:172
精华:0
天空元:54
来自:上海市
性别:男
年龄:27
你的倾向是?:双向
我还以为只有我这样呢,害得我没办法想楼主表达
[发表时间:2018/6/17 21:59:19]
贱腚欠揍

0 0 [7楼] [只看作者]
性别:女 状态:离线 qq1292638875
等级:菜鸟会员
在线:12小时57分
经验:954
虚拟货币:$1145
人气:124
发贴:19
精华:0
天空元:19
来自:上海市
性别:女
年龄:25
你的倾向是?:主动

     第三章:职位



     第二天一早,老太太要比往常起的早了许多,下人门忙碌的准备着早餐。
     6点钟左右,宁香被小玲叫醒:“夫人,老太太叫你呢。”宁香惺忪着睡眼,不情愿的掀开被子,刚做起来屁股上一阵刺痛,虽不及昨天那般,可也疼的她龇牙咧嘴的,小玲听见宁香的叫声回过头来问:“夫人怎么了?”宁香穿着拖鞋,双手揉着屁股,小心翼翼的从床上起来,对着小玲说:“没事,刚不小心碰了一下。”洗漱完毕,宁香换好衣服,来到客厅老太太的身边。
    老太太坐在餐桌面前,悠闲的喝着草茶,看到宁香过来说:“起来了,还疼吗?”宁香略有尴尬,红着脸回答:“哦,没事了,谢谢妈的关心。”“没事就好。”看来老太太今天心情不错。
    宁香坐下,下人将她的那份餐盘端到她的面前,宁香刚拿起汤勺想喝一口瓷碗里的小米粥,老太太开口说着:“你等会,等小茹来了一块吃,然后你两一块去公司把这份文件交给那些股东们。”“是不是小茹上班的事?”宁香还是喝了一口鲜嫩的小米粥问着老太太。
    “是啊,我准备把我原来所持有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全给她。”老太太一说完,宁香嘴里的一口粥差点喷了出来,张着大嘴看着老太太说不出话来。不光是她,就连家里所有的下人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位林家的老佛爷。
    老太太训斥着宁香的囧样,说:“我知道,怎样做必定会让你们觉得有些不妥,不过我也有我的用意,你知道咱家的逸轩根本不是那块料。”宁香用桌上的纸巾擦拭着自己的嘴巴,听老太太说完,开口到:“妈,我知道逸轩根本不适合管理公司,我也知道小茹的确有能力,我也不反对您怎么安排,可是公司的那几个老家伙会同意吗?”老太太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这个我知道,想让他们点头很难,不过我相信小茹那孩子。”
    两人正说着,林美茹从楼上下来,“妈,奶奶,你们怎么起这么早啊?”老太太看见林美茹,脸上笑开了花,对着林美茹叫着:“小茹,来,坐到这来。”林美茹坐到老太太的身边,宁香叫着下人把林美茹的早餐端上来,说:“我刚和你奶奶商量着该给你个什么职位合适。”老太太抚摸着林美茹的手说:“是啊,我和你妈都说好了,准备把公司总经理的位置给你。”“啊,这......可是奶奶我......”林美茹还没说完,老太太就捂住她的双唇说:“答应奶奶,你会管理好公司的。”宁香也在边附和着:“是啊,你就听奶奶的,待会吃完,我和你一块去公司。”
    果然如宁香原本想的一样,公司的董事会对老太太让林美茹坐上经理的位置持反对意见,甚至有**声的反驳说,如果让一个小姑娘当这个经理的话,自己就退股。宁香看着眼前这群愤怒的人,不紧不慢的说:“小王,把文件都拿给各位经理们看看。”秘书小王,将手里的一叠资料分发给在坐的每个人,一看到文件,原本沸腾的人群就像是冷却的开水慢慢的平静下来。等到会议室没了声音,宁香把玩着自己右手上的戒指慢悠悠的开口说道:“想必你们已经看清,这是老太太把股份转给林美茹相关文件和手续。”
   会议室坐着的各位高层,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宁香环视一圈四周说:“这也是老太太的意思,好了各位,现在公司最大的股东是林美茹小姐,你们还有什么异议吗?”“没有。”声音不是很齐并且还带着愤怒,甚至有些人说完“没有”之后,甩掉手中的文件骂骂咧咧的离开。
   宁香望着林美茹,林美茹从进来到现在一言未发,美眸闪着光彩,嘴角微微扬起看着众人离去。等到众人离去,宁香握了握林美茹的手说:“小茹,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不要让奶奶失望。”林美茹点点头,说:“妈,你就放心吧。”宁香嘴角露出微笑,心中想着,看来自己和老太太没有看错人。
   总经理办公室里,林逸轩感受到她的气息逼近着他整个身体,呼吸深沉,绿眸荡漾着些许的微火,林逸轩抬起头和那充满怒火的双眼对视着,他的眼眸中也带着些许的杀气,咬着牙对着林美茹说道:“挺能干的,能让奶奶答应让你到这来缠着我。”“缠着你?你想多了,不是我要来的,是奶奶硬要我来的。”薄如蚕翼的嘴唇上下轻轻的浮动着,说完,林美茹轻轻的微笑着,看她笑的多善良。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厉害,林逸轩满身戾气。
    林逸轩缓缓的抬起那似要杀人眸子,嘴角邪恶的笑意,灿烂的让人犹如被拨了冰水,对着林美茹说:“林美茹,这可是你先挑起的战火你别后悔,我会慢慢折磨你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词,讨厌一个人的时侯,做什么都是错你说对吗?”林美茹阴沉沉的笑着,她知道,从她同意坐上总经理的位置开始,已经用不着他的折磨了,现在她要和许许多多的人开始周旋,便已经身在地狱了。
   “哦,对了,从今天起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要是没什么事,我就不留你了。”说完,林美茹走向办工作的后面,坐在椅子上,看起桌上的资料,办公室里没了动静,过了一会,林逸轩穿起外套,摔门出去。砰的一声巨响,震碎了她的心房,俏丽的脸上,泪水静静的流着,她很想他留下来,哪怕是和她继续的斗着嘴。
    林逸轩走出公司,路上和他见过的每个人,都仿佛被他那杀人的目光瞬间撕成碎片。
    公司里的所有人都被林逸轩的突然暴走给怔住了,这个“所有人”里,不包括林逸轩二叔的女儿,林逸可,看到哥哥被这位突如其来的夫人给逼走,她的眼眸一亮,她知道或许自己翻身的机会来了,如果能攀上嫂子这颗大树,以后自己在林家的地位便能牢牢的稳固。
    林逸可,林逸轩父亲二弟的独生女,因为一些人为的因素,从小在农村长大,长大以后才被自己的父亲接到林家,到你林家以后,林逸可觉得自己的生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她的心中,未来仿佛就在眼前,等时间越久,她才慢慢的发现,林家的这潭水远比自己见到的要深。加上自己父亲老实,遇上吃亏的事也从不与人争辩。后来再一次意外中父亲坐的飞往美国的飞机失事,自己的母亲伤心过度一病不起,没多久也随着父亲去了,自己成了不算孤儿的孤儿,继续在这个家生活下去,其中不免遭人排挤,遭人欺负。
    老太太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女经常受到一些“家人”的欺负,自己也专门为这事和她们说过,不过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那就是林家的规矩,林家没有吃白食的人,不拿出点业绩或者自己有什么能力养活自己,想在林家站住脚,而且还是个没有父母撑腰的孩子,很难。林美茹坐在办公室,眼睛看着资料,心,却飘到了别处。

     林逸可,推开经理办公室的门,手里端着一杯咖啡,走到林美茹的身边,说:“林总,给你咖啡。”林美茹被声音吸引,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哦,逸可啊,谢谢啊。”她伸手去接杯子,手形一晃,不了杯子掉到地上“啪”的一声,玻璃在林逸可的脚边碎成一片,她惊悚的看着地上,脸上的欢笑也在瞬间支离破碎,原来她真的很没用,就连送一杯咖啡都弄不好。
    林逸可一边道歉一边蹲下身子去收拾着玻璃碎片,有一块碎片从她高拾起的手掌中滑落,划破她的食指,伤口如同拧开的水龙头,鲜血从肌里渗透出来。看见林逸可被玻璃划伤,林美茹急忙站起身来,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都流血了,疼吗?”“没事,没事。”林逸可摇头说着。逸可收拾完碎玻璃走去总经理办公室,一道上,许多同事掩嘴欢笑,甚至还有人丝毫不避讳被逸可听见,大声的笑说着:“看,马屁没拍成,还把自己手弄伤,真傻。”
    逸可跑出嘲笑自己的人群,慌忙的朝着总经理助理室走去,看着满地的资料,回头四下的望着,嘀咕着:“谁干的,故意和我过不去是吧。”一边抱怨一边整理着资料,人事部经理的秘书,赵琴敲了敲她所在办公室的玻璃门,逸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转过头望着门口,问:“赵秘书,您有什么事吗?”赵琴,看着满地的资料,十分不解,也不愿问她,接口说:“待会,张经理需要昨天来应聘20名人员的资料,十分钟后,麻烦你送过来一趟。”“啊?”逸可望着赵琴,不解的啊了一声,赵琴皱了眉头,又把刚才的话说了一便,逸可继续整理的散落的资料说:“我只是总经理的助理,资料还是你们自己找人过来拿吧,我还要给经理送资料呢。”
    “哼~”赵琴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十分后,人事部来人催要人员资料,逸可找了很久,最后抱歉的说道:“麻烦您在等会儿,我不知道把它放到什么地方去了。待会我找到了我送过去给你行吗?”那人听后便走了。
    逸可,在资料室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急的直转圈子。最终,逸可还是没有找到她想要的。
    15分钟后,资料室的门口传来严厉的训骂声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不过听了一会儿,就有人知道了,其中一人还对着同时装摸做样的掐指算着,说:“我掐指一算,就知道,又是逸可你们信不。”说完,引的一片笑声。
    张经理指着逸可的鼻子骂道:“你说你,干点啥好,这点是都办不好。”说着,骂着,逸可便被几个人架着就往这所公司的一所的特别房间走去,嘈杂的躁动引起了林美茹的注意,走出办公室问着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一位员工,叫住他问:“你们怎么了,不上班干嘛呢?”员工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哦,林总,那个......这个......”“什么这个那个的,快说。”林美茹眼眸盯着他,“公司的规定,所有员工犯错,都会受到惩罚。”“哦,这样啊,知道了,去吧。”林美茹叹口气,心里想着,不用猜,这一定又是奶奶的杰作。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8年9月5日20时57分14秒编辑过]
[发表时间:2018/6/17 22:30:51]
qq1292638875

0 0 [8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天色已晚518363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407小时41分
经验:16281
虚拟货币:$17477
人气:419
发贴:459
精华:0
天空元:0
来自:广西
性别:男
年龄:35
你的倾向是?:主动
这一篇比起那几篇,看的时候需要更多的投入。
[发表时间:2018/6/17 23:06:08]
天色已晚518363

0 0 [9楼] [只看作者]
性别:女 状态:离线 qq1292638875
等级:菜鸟会员
在线:12小时57分
经验:954
虚拟货币:$1145
人气:124
发贴:19
精华:0
天空元:19
来自:上海市
性别:女
年龄:25
你的倾向是?:主动
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以下是引用 天色已晚518363 在 2018/6/17 23:06:00 的发言片段: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这一篇比起那几篇,看的时候需要更多的投入。
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怎么了,看不懂吗?痛快天空http://www.spank2u.com版权所有
[发表时间:2018/6/17 23:08:32]
qq1292638875

0 0 [10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天色已晚518363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407小时41分
经验:16281
虚拟货币:$17477
人气:419
发贴:459
精华:0
天空元:0
来自:广西
性别:男
年龄:35
你的倾向是?:主动
估计是因为我们回复太多了,让那个版主嫉恨了。
[发表时间:2018/6/17 23:08:36]
天色已晚518363

0 0 [11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天色已晚518363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407小时41分
经验:16281
虚拟货币:$17477
人气:419
发贴:459
精华:0
天空元:0
来自:广西
性别:男
年龄:35
你的倾向是?:主动
哇,作者还没睡啊?赶紧再发一篇啊——不然睡不着呢?
[发表时间:2018/6/17 23:09:30]
天色已晚518363

0 0 [12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天色已晚518363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407小时41分
经验:16281
虚拟货币:$17477
人气:419
发贴:459
精华:0
天空元:0
来自:广西
性别:男
年龄:35
你的倾向是?:主动
为什么看起比较费力呢?因为时间,地点,人物年龄、家庭结构、产业……都不清楚啊
[发表时间:2018/6/17 23:11:02]
天色已晚518363

0 0 [13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天色已晚518363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407小时41分
经验:16281
虚拟货币:$17477
人气:419
发贴:459
精华:0
天空元:0
来自:广西
性别:男
年龄:35
你的倾向是?:主动
呵呵,作者太好了,果然又来一篇,谢谢啊。
[发表时间:2018/6/18 0:44:54]
天色已晚518363

0 0 [14楼] [只看作者]
性别:保密 状态:离线 钻石作家
等级:新手会员
在线:76小时41分
经验:1776
虚拟货币:$597
人气:40
发贴:124
精华:0
天空元:468
来自:未知
性别:未知
年龄:未知
你的倾向是?:未知
谢谢分享
[发表时间:2018/6/18 13:05:59]
钻石作家

0 0 [15楼] [只看作者]
性别:女 状态:离线 qq1292638875
等级:菜鸟会员
在线:12小时57分
经验:954
虚拟货币:$1145
人气:124
发贴:19
精华:0
天空元:19
来自:上海市
性别:女
年龄:25
你的倾向是?:主动
     



      第四章:公司制度



      林逸可自从父母过世之后,她的日子,真的是一天不如一天,在家受人白眼,在公司受人排挤,更有甚者想着法儿的故意找她的茬儿,让她违反公司的制度而受到严厉的惩罚。
     在公司员工休息区房间的隔壁有一间特殊的办公室。平时那里是没有人进去的,除非是有人违反原公司最高层所定制的规定......
     在那寂静的办公室里,钟摆咯噔咯噔的响着,屋里摆设没几件,唯有一件格外的醒目,在办公室的右边的墙上用木条制作出一种特殊的物品摆放背景的墙框,木条框成长方形,铺满了整方墙壁,上面订着密密麻麻的铁钩,许多被精心打磨处理过的藤条、木板、皮鞭。用红色的尼龙绳挂在上面。
     办公室的中间,摆着一张长长的皮质躺凳,皮质呈褐色,上面印刻着一副牡丹花开图,十分的美丽,长椅左右两侧镶嵌着四个铁环,铁环圈中穿着一条条很长的宽制皮条绳。皮绳的两头制作了如同腰带那般的纽扣铁圈锁。
     两位西装笔挺的男人正往着那个久未开启过的办公室走去,他们的中间,还夹着一位女人跟着他们一起走着,不过在走廊上来回走过的人看来,中间的那位,与其说是和他们一起走着,还不如说是被他们架拖着。西装男架着林逸可走到那扇关闭的门前停住,身后传来一阵皮鞋踏在地板砖的声音,人事部经理张贺邪邪的笑着,走到林逸可身前,用手勾起她的下颌,笑呵呵的说着:“小美人儿,这可是你自找的。”说完拍拍她的脸颊,掏出钥匙打开那扇门,率先一步进去。
     林逸可身体僵硬,嘴唇也在发颤,两位西装男一前一后一位推着一位拉着用力的把她带进屋子里。进了屋子后,西装男“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并反锁上,林逸可瘫软在地,张贺经理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的走着,犹如散步一样,双手背在身后,嘴角露出淫意的微笑。
     林逸可闭上眼睛又用力的睁开,不是梦,也不是幻觉,张贺那张使人厌恶得到脸就在眼前,他对着站在林逸可身后的两位西装男说道:“按照公司的规定,因为怎么办啊?”一位西装男向前走了一步说:“按照公司的体罚制度第三条规定,如有需要员工交纳在公司所有部门所需时间内没有得到所部门的文件时,负责人员会受到30藤条的赤臀惩罚,如不愿受刑请主动向公司提交辞职文书。”男人说完,张贺蹲到林逸可面前,用那双不老实的大手抚摸着她那光滑的脸庞说:“林大小姐,听清楚了吗?”林逸可闭口不说话,任由眼泪流出,张贺见到哈哈大笑接着说:“如果你愿意跪下来求我,我会考虑对你从轻发落的。”“呸~不要脸。”林逸可被他邪恶而又淫色的话语刺激发怒,一口唾沫吐像张贺的脸,张贺扬起大手,重重的落在林逸可的脸颊上,说:“小妮子,等着,待会就算你跪下来求我,也没用。”
    林逸可,用手捂着火辣辣的脸,眼神中满是委屈和无奈。“动手!”张贺指示着两位西装男动手,而他自己走向办公室左边的高档皮质沙发上坐下翘着二郎腿,看着即将到来的精彩表演。
    就在西装男准备动手的时候,张贺又加了一句:“哦,对了,刚才林小姐出言不逊顶撞领导,应该怎么办啊。”西装男对着张贺恭敬的回到道:“公司规定第五条,如有员工在受罚时不受与执罚人,可加藤条50下。”此话一出,张贺本就邪恶的脸变得更加的邪性,嘿嘿一笑的说:“那也就是说,林小姐需要受到80下藤条的处罚咯?”“是的。”西装男回答的很干脆,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林逸可瞬间瘫软,脸色煞白。
   两位西装男架起了浑身瘫软在地的林逸可,她已经被即将到来的惩罚数目给吓傻了,就连那一丝丝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根本就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不该求饶。只有自己的身体被人按趴在刑凳上的时候,她才浑身一激灵,知道这意味着刚在张贺说的数字是真真切切的。
  西装男一左一右抓着着她的胳膊,将她按到了刑凳上,然后,男人左右分工,将林逸可双手、腰部、腿部用皮绳牢牢的固定好,其中一人走到右边的刑具木框架边,回过头看着张贺,张贺用手指了指最左边的那两根藤条,西装男会意,取下后又重新回到林逸可的身后把其中的一根藤条递给另外一人。
   那人接过藤条,用从刑凳下方的空隙处一盒工具箱里拿出一把剪刀,直接将林逸了说穿着的职业工作套裙给剪开,***和内裤也被她们给粗鲁的撕扯成几块儿。
   裸露出的臀部暴露在三个男人的眼前,张贺咽了咽口水,死死的盯着那惹人想入非非的白色的体肤,西装男做完一切的准备后,分左右的站着,眼睛望着张贺的方向,等着他的指示。张贺,挥挥手,示意他们动手。
    在张贺挥手的同时,那早已举向空中的藤条便狠狠的划破空气,一道弧线划下,啪~的一声落到林逸可的屁股上,第一下,优美的弧线为她那可人的臀部添加了一些色彩。啪~还未反应,另一人的手也高举空中然后落下,第二下,随之而来,“啊~”林逸可哭喊着,感到自己屁股在空气中颤抖。两位西装男左右分工手中的藤条非常有节律抽到着,啪啪的抽打声伴随着林逸可的哭喊声,回绕在办公室里。
    林逸可大声的哭着,身体也在不停的扭动着,80下藤条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捱过去,屁股上的疼痛,甚至让她有一种想那头撞击刑凳的冲动,想让自己晕倒来逃避这恐怖的藤条击打。
   无论她如何扭动如何拿头撞击刑凳,自己不断没晕过去反而越来越清晰,痛楚也越来越敏感。藤条重重地落在林逸可不停扭动的屁股上。
   张贺看着眼前的娇人红肿的屁股已经开了花,自己的嘴角咧的更大,眼看着那白色的屁股快要喷出血水。啪~啪~左右以此的藤条再次袭来,终于红色的血迹在林逸可的屁股上开出妖艳的红花。林逸可阵阵的哀嚎,再也不顾自己那一丝仅存的尊严开口求饶:“啊~好疼啊~我再也不敢了,张经理求求你饶了我吧,啊啊~”
   张贺嘿嘿的冷笑,两位西装男全不顾林逸可的求饶哭喊,手中的藤条依然依次交错的落下,啪~啪~藤条再一次的带出血水,“”好痛,呜呜,我错了,饶了我吧。”林逸可哭得近乎撕心。
  林逸可一边呼喊着求饶,一边剧烈的扭动着屁股,裸露着私处的赤裸裸地暴露在张贺那位色狼的眼光之中。泪水流淌在光滑的刑凳上。
  啪~啪~啪~啪~啪~一连串的抽打,仿佛快要结束林逸可脆弱的生命,无助的哭喊,夹着张贺的奸笑,回荡公司的每个角落。直到她的哭喊传入一人的耳朵里,虽然公司里的大多数人都在排挤林逸可,但还有少数的人和她关系不错,作为林逸可同为资料管理室同事晓彤便是其中一个,在她听到林逸可歇斯底里的惨叫后,急急忙忙的跑向了公司最高层的所在——总经理办公司,她知道,张贺是出了名的下黑手,要想从他手底下把林逸可就出来,只有那个人有能力了。

[发表时间:2018/6/18 18:52:26]
qq1292638875

 40  1/3 123
快速回复主题:七.长篇>>原创长篇:【青春之豪门千金】(未完结)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