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痛快天空 » 社区论坛 » 天空原创

 7  1/1 1
 
性别:女 状态:离线 云深何处
[原创小说] [原创M/F]冯怜月情陷定州府
0 0 [楼主] [只看楼主]
性别:女 状态:离线 云深何处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218小时
经验:9051
虚拟货币:$18507
人气:668
发贴:180
精华:0
天空元:20
来自:浙江省
性别:女
年龄:23
你的倾向是?:被动

一发完结,无逻辑无上下文,就是写了个爽。

版权所有 痛快天空 http://www.spank2u.com

版权所有 痛快天空 http://www.spank2u.com

 

却说这尹知府闻知捕盗竟捉了大名鼎鼎的女匪冯怜月来,大喜过望,当即升堂坐厅,命带人犯。数万山匪以太行山为据,播乱州府,已有十载光景,此间百姓,谁不曾听过几个为首者的大名,风闻此事,都想瞧个热闹,一睹其人。不多时,已在衙门口聚起数百人,接踵摩肩,探头伸脑。官差一左一右提那女匪上来。那女匪刚被押到此处,还未更换囚衣,唯手脚上添出两条铁链,衣裙鲜丽,云鬓蓬松,好不可怜。妇人跪在堂下,只见衙役两列,刑法庄肃,众衙差齐喝威武,水火棍捣地如雷。国法如山,饶是悍匪恶徒,见此情景,也不由得噤声垂首。

众人细瞧那妇人身形,都不禁掂掇咂舌。莫要说五大三粗,膀阔腰圆似男人一般,眼前这妇人,却分明是身窄窄纤花临水,娇怯怯弱柳扶风,比阁楼里的闺秀还要柔弱几分,低首顺眉,知耻知羞,实不像个占山为王,无恶不作的匪徒。莫不是府台贪功贪名,抓不到匪首,却抓了个良家妇人充作匪首?这等念头,却是黔首无知了。唯尹知府见那女匪大约三十岁年纪,容颜日衰,而眉目底子清艳非凡,更有一双剪水双瞳明光流转,炯炯如星,意态已是绝色美人了。而今假作惶恐驯服,却实无惧色,知府便知对景。原来尹知府寒窗十载,考得功名,居一方之父母官,不做尸居硕鼠之徒,日夜常思报效之策。定州官清民安,惟太行大寇伏于肘腋,为诸乱之源,教人寝食难安,朝廷四方多事,清剿不及,这知府却欲替朝廷分忧,命人四方查知诸寇底细,暗虑剿匪之策。原来冯怜月乃是太行山上群贼首脑之二,现今大约三十余岁年纪,本是沂州枣园村民女,先嫁同乡山西大盗何义,何义死后,改嫁太行寇首张陵,排了个第二的座次。此女鲜少上阵劫掠,专擅背后毒计,为群贼策谋筹划。知府以为拿住关节,心中颇喜,面上却仍如严霜一般,一拍惊堂木,斥道:“大胆贼寇,在我州府所谋何事,还不从头招来。”

妇人告道:“老爷,奴实冤枉。奴好生住店,不知官爷为何绑了奴来,实不知老爷所说贼寇是何。”知府怒道:“还敢狡辩。你若是良家妇,又非本地人氏,独身在此逗留,作何勾当?”妇人瑟瑟摇头道:“大老爷明鉴。奴家原籍蔚州,夫主姑舅皆亡故,本往瓜州投亲,行经此处,不幸染了风寒,前日方好,因此仍滞留在此。奴肩不能提,手不能抗,自幼缠了小脚,门户尚不能撑持,如何能是贼寇。”见她伶牙俐齿,句句入情入理,尹知府却更信不疑,冷笑道:“冯氏,你莫把本府当三岁小孩欺瞒。你在我州府徘徊日久,以为没人识得你,实在狂妄。幸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早有你旧时同乡在街上认出你面貌,向本府举发了。”妇人辩道:“不知哪里的闲汉胡柴,大老爷如何能信。奴家本姓王,何曾是什么冯氏。奴一身清白,情愿与那人当堂对质。”尹知府道:“本府若使那人上堂,登时便拆穿了你。只你一身破绽,不必那般麻烦。十年之前,女匪冯怜月因涉府库千金失盗事,受县中拷打半日,若非张匪假做公文,县令不明,受其欺瞒,早已吃了一剐,少了一害。既受官刑,身上必留疤痕,一验便知端的。左右,与我去了这贼寇的衣裳。”妇人惊道:“奴是良家妇人,何能受辱至此。”只知府那处一早认准这妇人就是冯氏,任凭妇人如何告屈,皆是无用。左右早上来四个强壮衙差,不由分说,揪住乌云发髻,提起轻盈娇躯,扯断丝绦,解落比甲,拽开交领,揭起湘裙,褪去绸裤,露出半截雪背,两峰圆隆,一双玉腿,白璧微瑕之处,唯是下截上烙了一片红白细长疤痕,却如桃花丝雨,白玉点朱,只教街上男子看花了眼睛。差人见她花颜秀丽,肌肤雪白,不禁生出贪色之心,趁乱在胸前臀后加力乱摸了一把,这才将妇人按倒堂前,松脱手脚,退回两旁。

版权所有 痛快天空 http://www.spank2u.com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9年10月30日21时45分24秒编辑过]
[发表时间:2019/10/30 21:08:22] [访问:5813次]
云深何处


0 0 [2楼] [只看作者]
性别:女 状态:离线 云深何处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218小时
经验:9051
虚拟货币:$18507
人气:668
发贴:180
精华:0
天空元:20
来自:浙江省
性别:女
年龄:23
你的倾向是?:被动

尹知府踱着步儿,绕着妇人前后瞧了一圈。见她圆臀上几处凹凸,当是讯杖烙下,白股上数道红纹,应为荆杖所留,不禁冷笑:“叫你如何抵赖!若是良家妇人,哪里来这一身板花。”冯怜月自被擒来,早知难逃此局,亦不慌张,仍委委屈屈道:“是奴薄命!奴先夫主性子急躁,若不顺心,便拿奴来痛责一顿,天长日久,便留了这些印子。奴自伤薄命尚不及,更哪堪因此蒙冤负罪。”知府见冯怜月惯会胡搅蛮缠,也不理会,只一心想凭此人为质,以挟众匪,便甩手上座,拨下四支签,令道:“既是贼寇,先提出门外,当众重打二十大板,以儆效尤。”

府台一声令下,众心雀跃,谁不欲亲眼看打这绝色妇人。冯怜月见衙役一意来架她,只道:“奴连淫罪的虚名儿都无,去衣受杖,是何道理。”知府闻言,嗤鼻道:“贼窝里能是什么干净货,淫行几条,本府今日便要审清。”原来这知府虽然嫉恶如仇,不受色相迷惑,也有五分想瞧这妇人裸身受杖的模样,此时被冯怜月一问,恰是外强中干,答不出正经道理来。偏冯怜月听了这话,正中隐事,暗想起旧日里墙头马上与张陵勾连私通的光景,两颊飞红,倒无一句讨饶了,由着衙差架起膀子,衣裳凌乱,绮罗斜挂,更衬得肤如凝脂,肌若融冰。众人让出一条路,瞅着绿绫薄裙里隐隐匀停骨肉,眼中心里,各自冒火。那妇人被搁在门外青石板上,小衣一早解去,裤子也不教穿,青白日头底下,粉团白股,纤毫毕露,门户隐约,香径暗藏。两个差役一头一尾扯着手脚镣铐,又有两个差役一左一右拿水火讯棍压着嫩柳细腰,这便分毫动弹不得了。另有两差役提来一对朱漆重杖,按在两瓣水润肥臀上。

这光景,全城人几乎都得了讯,前后围得水泄不通,山海一般。差役暗喝一声,竹杖高举重落,几斤重量都嵌进那馥郁肌骨里,皮翻肉涌,如桨击平湖,敲断涟漪,骤翻波浪,碾碎桃花,端生春色,黄莺细啼,杜鹃哀吟。此番美景,直摄了众人的魂魄去也。唯是那妇人苦不堪言,只这一杖,便令美目里盈盈珠泪,鹅颈上满满细汗,想这妇人娇怯怯的身子,何曾受过这般苦楚。道是十年前曾经过国法拷掠,却不知彼时有张陵仔细看觑着,大半竟是做戏,每每临收杖时拖破一点表皮,打得并不十分厉害。此番才是动了真格,一杖下去,便似泼翻了滚油,割碎了筋骨,比旧日里痛上十倍,教冯怜月剧痛之下,不禁顿生悔意,悔不当以己为饵玩心弄计,只是现下却没了退路。那无情棍棒,更不怜她身娇体弱,相继杖下,噼啪作声不绝,两团羊脂初时如朱砂点染,花青浸透,而后色败花萎,片片绽裂也。冯怜月初时尚咬牙强忍,后来痛得紧了,神志模糊,泪流满面,抖如筛糠,自谓求死无门,亦惨呼不绝。一时杖过,已是半昏半醒,通身汗出如浆,浸得淋漓伤处竟光泛艳色,众人虽有三分怜香惜玉,亦有三分猜疑知府假作冤案,可见此情景,也不禁心醉神迷,赞叹不已。

杖刑虽毕,审讯未始。妇人复又被拖回堂下,半跪半伏,委顿不堪。臀股紫胀,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惨不忍睹。差役兜头一泼凉水,教青丝泼散,芙蓉垂露,妇人娇吟一声,半仰起苍白俏脸,含泪秀目,凄楚欲绝,尤似话本里痴情断肠的佳人,看得人心先半软了。知府心念稍移,想这二十大板不过是杀威棒的意思,教这女匪知道些厉害,来日方长,倒不可急在一时,拷掠过分,倒取了此人性命,自折了手中好牌。饶是如此,亦命人取来一副拶子,套在妇人纤纤葱指上,斥道:“冯氏,你胆大包天,现下可知道王法无情。老实从头招来,也少受皮肉之苦。”冯怜月低泣不已,却仍道:“奴冤枉,无甚可招。”知府闻言,不禁大怒,命收拶子。这番当真是十指连心,痛断肝肠。冯怜月扎挣半日,辗转哀呼,却减不了手上锥心痛楚。衙役一敲再敲,妇人骨节欲断,死去活来之时,只见青白指根上已碾出血来,不禁又痛又惧,只怕这双写字的手从此毁了。滚滚珠泪,潸潸而下,却犹呼冤叫屈,不肯吐半分招认之辞。

这一审便过了半日光景。知府见那妇人昏厥了数次,气息渐弱,虽未得半句供词,面上无颜,心中暗怒,却也情知不可继续拷问,免得一时拷掠至死,因小而失大。便命退堂,收监候审。

[发表时间:2019/10/30 21:09:04]
云深何处

0 0 [3楼] [只看作者]
性别:女 状态:离线 云深何处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218小时
经验:9051
虚拟货币:$18507
人气:668
发贴:180
精华:0
天空元:20
来自:浙江省
性别:女
年龄:23
你的倾向是?:被动

冯怜月伏在牢中草席上一场乱梦,方才悠悠转醒,四周暗无天日,肮脏不堪,身上无处不痛,不敢稍动,一时竟生出一丝轻生之念,恨不能当场死去,也免受这零碎苦楚。翻思前事,也恍觉冒险过甚。定计之时,亦只与张陵讲了头一半,不曾讲真正之计乃从自己入狱方始。若张陵知晓自己为赚定州小韩信落草出此下策,定然不准,翻又是一轮从长计议。只是从长计议,又如何能计议出来,倒不如拼却一腔痴心,一举替他将此事拿定。冯怜月正受熬煎时,却忽见不远处烛火荧荧,牢内节级巡查到她这间,竟拿油灯上下照了半日。冯怜月亦是大风大浪经过,这一暗一明之间,便瞧出生机,将轻生念头撇却了。妇人泪眼半开,与那节级轻声唤道:“哥哥,哥哥,奴有话讲……”

那节级耳朵里钻进这一句娇声轻吟,色胆顿时包天,旁的也顾不得了,忙开了门上锁链,掩上牢门,扑到她身边来,低声道:“你有何话讲。”冯怜月垂泪道:“奴蒙冤受屈,横受官法,已是性命不保。但见官人英雄气概,定是侠义心肠,惜苦怜弱。奴余生数日,残躯虽贱,倘能托于官人,也不枉了……”妇人以袖掩脸,粉面含羞,却让出半只雪乳,由节级上下摩挲,节级软玉在手,温香在侧,又有细语喁喁,莺声沥沥,一意奉承他为英雄豪杰,不禁得意道:“正是,你若听话依从,我便看觑你,教你少受些苦楚。”一面说,一面愈摸到要紧处,轻捻重挑,戏耍一番,那妇人贝齿依唇,颦眉微蹙,犹自十分柔顺:“官**恩,奴岂有不从之理。”原来冯怜月惯经风月事,见这节级贪色,往来久了,未必不来搅扰,那时迫于威势,不得不从,一样失身,也不得好。倒不如趁他尚未转过念头,主动邀他共赴云雨,男子便不由得念着这委身的情意了。

再伸手便到了臀股间刑伤之处,节级有心亵玩,却贪着英雄狭义的虚名,言犹在耳,总不好自相打脸。这一迟疑,便被妇人贴身上去,泣道:“求官人替奴敷些棒疮药,布条酒洗了,缚在伤处,奴今夜便好侍奉官人……”妇人尚未说完,节级便笑道:“这何必求,你既真心从我,我便先与你治伤。”又托起她肿胀小手瞧了一瞧,趣道:“这双好手,不消下肿,怎好捧管吹箫。”节级说罢,打叠精神,起身替她寻药去了。牢中此物不少,使了银钱的犯人常得使用。故去不多时,便托着一叠东西,折返回来,替她敷治。妇人由着节级摆布,去了旧衣,光着白练也似身子,平伏草席之上。皮肉开绽之处,酒洗一遍,又敷上药。这一折腾,又似上了一遍大刑一般,饶是妇人全力强忍,仍通身汗湿,泪流满脸,哀呼不绝。一时呻吟渐绝,那节级摸遍妇人全身,早已十分心猿意马,便与妇人悄声戏了一会。妇人双手新上了些药膏,正疼痛时,更不敢以手相触,便膝行挨近去,隔着裤子,以牝户抵蹭麈柄,一时竟也雪脸飞红,情动意绵。种种淫情浪态,不可备述。

这时只听得前面叫嚷,节级被人搅了好事,心中不虞,却不敢不应,忙忙起身,掩门问道:“是何事惊扰?”狱吏好不容易寻见节级,忙躬身答道:“知府老爷叫提冯氏过堂。”节级道:“三更时分,过甚的堂?”狱吏道:“老爷吩咐,咱们怎好问的。”节级无法,只得令人拿一套囚衣过来,忙忙的给妇人换上,推她出了牢,交由衙差提去了。

只这一次提审,乃是在内堂摆下阵势。冯怜月被推进堂上,上下一望,虽不似大堂天威震震,也是刑枷齐备。妇人受刑颇重,精神委顿,步履艰难,要两衙差左右挟持着,才能勉强站立,差人一旦松手,妇人臀股吃痛,脚下一软,便扑到地上了。却不想这妇人倒不似白日里柔若无骨,反生出些骨鲠倔强之意,硬是双肘一撑,跪直了身子。不待知府问话,妇人先盈盈拜道:“罪女冯怜月,见过府公。”

知府哂道:“白日里装呆乔痴,这会倒是老实招认了。你潜入本州,所图何事,痛快招了,也免受皮肉之苦。”冯怜月道:“府公无需生疑,罪女此来,只为代我家夫君诚心拜上府公。我夫君常闻府公高风亮节,清正廉明。我等草寇,亦慕贤相,日夜思为拜会。前日出首同乡,乃是罪女安排,但为使府公有听我等草寇剖白之机。白日里匹夫何多,罪女倘若冒撞,倒抹了我家夫君一片诚心,故甘受府公笞责,亦不敢露形迹。”知府问道:“你口口声声道诚心,诚在何处?”冯怜月道:“府公恕罪。府公请想,我等若图与府公一会,未必须做阶下之囚。只是如今宁自投罗网,做阶下之囚,乞府公赐恩施义,仍不愿另取他途,搅扰州县。这便是我等赤诚之心。”知府默然,因道:“你等有何肝胆,皆尽讲来。”

[发表时间:2019/10/30 21:09:44]
云深何处

0 0 [4楼] [只看作者]
性别:女 状态:离线 云深何处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218小时
经验:9051
虚拟货币:$18507
人气:668
发贴:180
精华:0
天空元:20
来自:浙江省
性别:女
年龄:23
你的倾向是?:被动

冯怜月款款道:“府公容禀。我夫君常言,我等沦入绿林,虽各有缘故,亦是命分中福薄,做了贼寇,不得复为正人。而今四方多事,变乱频仍,倘再据山居寨,劫州荡府,心下如何安得。故我夫君常怀一愿,愿上天垂怜,得改过愆善之机,托敝下万人肝胆武勇,为王业所用。虽然命途多舛,人世逆料,若得将此愿及敝下万人命途,托于一刚直清正之士,或成或败,俱无憾矣。罪女无才,却誓要为夫君完结此愿,因故,便寻机拜上府公。”说毕,虽身颤形摇,又依依拜了下去。

知府道:“此言若真,倒也算得良知未泯。只是你与那匪首张陵,一个是秀才之女,一个原是刀笔吏,早学过些圣贤书,受过教化,不是那蒙昧黔首,一时不合便意气用事。饶是如此,却不安分守己,反而做贼为寇,造乱一方。足以见得,你等骨头里面,便非良善之辈,肺腑里面,也无大义大理。既非良善之辈,又做成了草寇,却翻过头来,发下这般大愿,好不可笑。足见你等大伪之至,盼的哪里是报效社稷,只怕全是功名富贵。”冯怜月脸色微变,冷笑道:“原来夫君一腔痴心,落在府公眼中,也不过如此。罪女领教了。”知府冷道:“不必在此使气弄性。你若当真贤良淑德,如何会成了女匪。若不做匪寇,如今正该是好生相夫教子,安稳度日的时节,也不必吃这牢狱之苦了。”冯怜月道:“罪女方才道,或成或败,皆尽无憾。罪女已替上下万人,将心中大愿陈说于府公面前,纵然身首异处,也胜于做寻常村妇百倍。”知府却不料她说出这一番话,见她受尽摧折,身似苇羽,面如白纸,不想如此刚强,也不禁恻然,因道:“你等若真有向善之心,成败不论,举手受降,如是而其志不改,方是改过迁善了。”冯怜月道:“罪女今日投府公牢狱,岂不正是如此。罪女性命,皆在府公一念之间,又何敢有怨。倘使我夫君乃是一身一人,亦早来投府公了。只是如府公为一方父母官,肩十万百姓之性命前途一般;我夫君虽是草寇,不幸为首,亦肩三万人之性命前途,再不可任情而动。”那知府铁石心肠,虽然动容,却仍道:“你倒是巧舌,是个好说客。无怪那匪首遣你前来。你作恶甚多,披枷带锁,也不为冤。既已招认身份。明日衙前,便将你生平罪状从头审起,倒可为众人儆示。”说罢,即命衙役将冯怜月拖下,收监候审。

知府思虑细密,虽吃她一番巧言,心中实有七分不信。上下掂掇,更觉其中阴谋不浅。当即命人召集府内上下捕盗,将冯怜月在定州府出入何处、面见何人,从头细查起来;又因着白日里看审冯怜月者众多,便下令教百姓举发与冯怜月交结会面者,举告若实,赏金百两。众吏领命而去。尹知府自以为谨慎得计,却不料这一遭,正钻进冯怜月圈套里也。正是:

谨慎常因谨慎失,聪明反被聪明误。

要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

(没有下回了)

[发表时间:2019/10/30 21:10:18]
云深何处

0 0 [5楼] [只看作者]
性别:女 状态:离线 云深何处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218小时
经验:9051
虚拟货币:$18507
人气:668
发贴:180
精华:0
天空元:20
来自:浙江省
性别:女
年龄:23
你的倾向是?:被动
本文题为“冯怜月情陷定州府”,因情而陷,全在一个情字。这“情”,便是对张陵的痴心。这位真正的男主角从始至终没有正面登场,却贯穿全文,无处不在。我还是爱这种不安分守己,一言难尽却又仙又美的谋士类女主角。文中这位纯是土匪水平。但是我有时更偏爱这类有小才而无大用,极不完美却又无能为力的人。因为这种人的聪明、痴情和高尚,都有种尘世肮脏的味道,格外漂亮。
[本帖已被作者于2019年10月30日21时17分17秒编辑过]
[发表时间:2019/10/30 21:17:02]
云深何处

0 0 [6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在线 痛腚思痛
等级:白银会员
在线:13758小时36分
经验:613190
虚拟货币:$1850899
人气:436088
发贴:5515
精华:1
天空元:10530
来自:上海市
性别:男
年龄:49
你的倾向是?:未知
还是希望有下回分解啊
[发表时间:2019/10/30 21:34:49]
痛腚思痛

0 0 [7楼] [只看作者]
性别:男 状态:离线 其命维新
等级:初级会员
在线:11小时32分
经验:358
虚拟货币:$615
人气:0
发贴:8
精华:0
天空元:97
来自:安徽省
性别:男
年龄:19
你的倾向是?:主动
云深何处大佬的每篇文章质量都极高
[发表时间:2019/10/31 2:16:06]
其命维新

 7  1/1 1
快速回复主题:[原创M/F]冯怜月情陷定州府
顶部